彩神app官网注册邀请码

  • <tr id='fm408d'><strong id='fm408d'></strong><small id='fm408d'></small><button id='fm408d'></button><li id='fm408d'><noscript id='fm408d'><big id='fm408d'></big><dt id='fm408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m408d'><option id='fm408d'><table id='fm408d'><blockquote id='fm408d'><tbody id='fm408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fm408d'></u><kbd id='fm408d'><kbd id='fm408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fm408d'><strong id='fm408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fm408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fm408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fm408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fm408d'><em id='fm408d'></em><td id='fm408d'><div id='fm408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m408d'><big id='fm408d'><big id='fm408d'></big><legend id='fm408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fm408d'><div id='fm408d'><ins id='fm408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fm408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fm408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fm408d'><q id='fm408d'><noscript id='fm408d'></noscript><dt id='fm408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fm408d'><i id='fm408d'></i>
                謝平:不應該用“成分論” 來看待民營資本
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2-12-27 08:04:39瀏覽次數: 來源:溫州日報 作者:潘穎穎 字體:[ ]

                  再次因為溫州金改出現在公眾場合,身兼中國投資有︽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和溫州市金融研究院院長雙重身份的謝平張口〓就說:“今天的講話內容可以報道”,和先前5月份來溫時的刻意低調形成鮮明對比。盡管被外界認為是溫州金改的幕後“軍師”,但之前他卻鮮少ξ 在公眾場合表達自己對溫州金改的№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月21日,謝平現身中國國際金融展上的溫州金融改革試驗區專題館,並專門發表30分鐘“金融改革如何服務實體經濟”的主題◇演講。發言中,謝平不改他一貫的強烈個人風格,大部分時間裏把一只手插在西裝口袋裏,略顯隨意地站著,不過︼對溫州金改的見解卻犀利直接,並多次疾呼:不應該用“成分論”來看待民營資本,辦金融機構看重的不應是股東身份,重點是公司治理結構和外部金融監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服務實體經濟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大Ψ 銀行應騰出市場給中小金融機構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搞好金融改革,為實體經濟服務?謝平說,第一,國有商業銀行在溫州的分支機構應該有所改革。他指出,國有銀行很▅強大,而〓且具備壟斷,在中國的存貸款、支付系統份額都超過50%,在IT技術、網絡、人才等方面也很強大,地方民營中小金融機構確實沒法跟他們競爭。“因此,對工農中∩建這樣的大機構,在地方發展上應該有新的觀念,有大膽的設想,比如騰出市場給中小金融機構和民營金→融機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建議,首先,分支機構不能發展太快。“國有大銀行在地方的分←支機構已經夠多了,不應該太多太快。”第二,應該有一種強制比例。全國性的金融機構在某一個地方吸收的存款,應該規定Ψ一定的強制比例必須貸款給這個地方,特別是縣及縣以下的機構。“這個類似於美國的社區投資法,我們國家沒有這方面的規︽定,溫州作為改革試驗區,可以有類似的規定。”謝平還表示,甚至可以考慮將國有商業銀行的地方分支機構準法律化,作為總行大股東控股的地方性子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市場¤準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私營企◣業主作為金融機構發起人不應有障礙

                  在新型金融機構的市場準入問題上,始終存在一個讓人糾結的問題——私營企◥業主,能不能作為實際控制人,或作為某類金融機構的發起人。“這一問題在溫州金融改革中始終沒有突破。”謝平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指出,目前↓在證券、保險和信托業都已經出現私人或私人控制的ω私營企業作為金融機構實際控制人的狀況,唯獨存款類金融機構不允許,這個不允許的邏輯沒有道理。金融№機構是不是穩健經營,和股東身份沒有關√系,而是看它有沒有好的公司治理,有沒有好的外部金融監管。如果事先就決定什麽樣的股東可以辦什麽樣的金融卐機構,這就▃陷入了階級成分論的邏輯,“因為事先不能假定某一類人★是壞人,辦不好某一類金融機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說,現在必須換一種思維。事實證明,金融機構有些辦╱得好,有些破產,大部分是↑國有的,這和股東的身份關系不大。發展小貸公司、村鎮銀行這樣的區域性專業性金融機構,市場準入⌒應該放松,金融監管應該加強,不能以股東所有」者身份來分別對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特別強調,剛剛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,要允許私人資本進入金融業和其他行業,不應∑ 該有天花板和玻璃門,不然在經濟學和政治學邏輯上都說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金融創新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新型金融機構有多種模式可探索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說,在鼓勵新型金融機構創⊙新業務、為實體經濟服務上,在法□律法規允許的範圍內,有幾種模式是值得探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是貸款公司,雖然不能吸收公眾存款,但是可以用股權進行一定的杠桿操作。“這個股權可以給一定①的分紅,甚至組建一部分的基金,由基金作為貸款公司的股東,其他人作為基金的持有者來進入。”所以貸款公◤司的股權形式可以創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種是矽谷類銀行。矽谷銀行是指可以給一◣些風險比較大的項目貸款,一旦成功,貸款可以變為股權,這個做法在矽谷用於支持科技行業,類似VC和◣銀行的混同,被稱為矽谷銀行。“我們國家現在有試點,上海一家銀行已經做起來了,把貸款風險和股權的投資風險結〖合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種是可以外包銀行的某些業務。謝平建議,貸款公司可√以把某一部分銀行業務分過來做,比如專門做票據,專門做貸款審查,或者貸款管理、客戶分類、信用卡收款等⌒ ,這些業務可以專門成立公司,國內已經有這類公司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種是新型金融機構向銀行批發資金。“銀行的貸款業務可以分開不同的階段,由不同的金融☆機構來做,成立類似於專業公司,做銀行的某一▼類業務。典型的就是國家開發銀行,因為它沒有那麽多的分支機構,它可以發債券,發了債券可以交給各〗地的小貸公司來做,這樣專業公司的零售業務就做起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謝平看來,新型的金融機構,只要ω 不吸收公眾存款,其他業務都可以做,空間很大。全世界很多】金融創新不一定嚴格區分債權或股權,而且通過IT技術和金融監管的逐步加強,這類金融創新在溫州是可以做起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地ぷ方資本市場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做好流動『性,健全定價機制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表示,健全新型金融機構的配套措施,首先應該有比較完善的小企業征信系統,這屬於公共產】品,由政府來建。“目前人民銀行已經有較好的征∩信系統,應該對新型金融機構開放,這是一個很好的基礎設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建立新型金融機構市場化的退出機制,包括允許兼◤並收購,破產,建立存款保險制度。只要新型金融機構有一個收購兼並的市場,進出就比較開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做好人行█其他的金融基礎設施,會計標準、金融業務分類、統計等,人行提供這類◣的服務功能。此外謝平還認為不要過分推行利率市場化,國家規定的四倍限定範圍已經是足夠空間,無論是存款還是貸款,利率╱太高不一定有利於民間金融的發展,反而有逆向選擇的信號,意味著風險也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針對溫州如何培育發展自己的地方資本市場,謝平表示,地□ 方資本市場主要是非上市公司的股權轉讓、產權買賣、貸款轉讓、金融資產轉讓,不一△定非要有集中的交易會場,不一定集中交易或清算,而且國家也在清理地方的交易中心。“所以只要有信息平臺,允☆許櫃臺交易,允許雙邊交∏易。這種市場是消滅不了的,人類最基本的產權交易每天每刻都在發生。這本身就是一個資本市場,我們可以在這〓個基礎上把流動性做得更好一點,各種定價機制也能@更齊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還建議建立政府或民間背景的創投企業、股權投資企業,以債權、股權的方式投入溫州的企業或公共項目。不過∏他也提醒要註意其中的風險,不能放松對私募基金的登記和監管,不然容易變成非法集資,造成風險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金融監管▓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地方有能力進行金融監管

                  談到完善地♀方金融監管的措施,謝平認為,我們國家的金融監管高度集中,以“一行三會”為主,而且以前理論上認為地方政府搞不好金融▃監管,地方財政也沒這個實力≡≡。“現在情況不一樣了,大量新型中小金融機構可以交給地方政府,而且地方也有這樣的財政實力來建立小型的金融安全網絡。事實證明,過去個別地方出現〓金融風險時,地方財政出錢收購不良資產、處置風險,具備這個》能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說,金融的復雜程度,超出中央監管的半徑和能力,所以一定要有地方政府金融監管的加強。現在不少地方的金融№辦已經有監管職能了,像溫州就走在前面,再加上法律司法系統的配合,使地方真正承擔起金融監管的職責,從而幫助地方誠信體系更好地建◇立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謝平建議建立地方政府主導的金融監管體系,嚴格監管。一是參照美╱國地方政府類似機構(主要是執法機構),原則上不單獨設立地方金融法規,而是依據現有國家法規出臺地︼方規則,只註重♂業務和風險監管。二是學習香港做⌒法,對新型金融機構業務實施分類牌照管理。比如,開始時允許的業務少,把監管基礎打好,然後根據∩業績、合規、內控等相關記錄擴大業務範』圍,再給其他業務牌照。三是要鼓勵新型金融機構支持地方經濟,不跨區域擴張,和全國性法人應有明確邊界;四是地方政府不〓能當股東,而是由民營企業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                【返回頂部】【打印本稿】【關閉本頁】
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→統